對於那些

似乎永遠無法忘懷的事,

嘗試用一聲「好吧」去作結。

這一聲「好吧」,

不是原諒,

不是全然接受,

也不是恨之入骨,

而是在無法解脫的心境下,

放自己一馬,

讓已發生的悲劇,

如石像般以悲涼的姿態

就這樣擱著。

誰說一定要把事情解得通透?

我們又不是數學家。


1634156059149_3e1f50d2-f0fe-4b22-8379-a59723e90d03.jpg

留言3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