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第三性跟你2019年認識到現在,從你第一次封鎖我又解開封鎖跟我道歉起,就一直有莫名奇妙的留言纏住妳我⋯

第一次你說工作被懷疑性向起,當時聽在耳裏真的很替你抱不平,也很難過因為我們當時根本就什麼都沒有也沒有任何關係的存在!

我也很怕是不是因為我的身份讓你被懷疑等⋯⋯


後來你又突然聯繫我,跟我說我是不是在網路亂說話,我當時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的確欣賞你但也不致於傷害你!真正的喜歡就是看對方幸福不是嗎⋯⋯

後來⋯你相信了我,也相信並不是我放話⋯

當時我也對你說,是不是該處理一下是不是應該找出傷害你的人等等,你說沒關係都這樣了還能怎麼辦⋯

我知道事實上你一直很在意⋯只是你都說不要處理了,我也只能順著你⋯


經過這件事後,有一天你突然說工作被無預警資遣,又自己搬出家裏自己住,我看的出來你很難過很失望⋯

當時我只能在旁邊默默給你加油給你鼓勵,就這樣我們當時走進了一點又一點⋯


就在我們走進一點一點後,因為我不小心加了你的好友,你懷疑我居心不良,說我是不是要去跟你朋友說我們之間的關係,但我的解釋⋯你都不聽⋯當時我也很衝動⋯一直逼你聽我解釋⋯後來我才知道當時你被公司不公平的對待事實上心理也很煩,但我真的沒有要跟你朋友公布我們的關係⋯⋯我知道我不夠格也不配⋯因為我們已經答應過彼此了,不會破壞我們之間的關係⋯⋯


這一次事件後我們大概一段時間沒有聯繫,突然你打電話詢問我是不是有在網路公布你的資料,電話地址工作等⋯但我真的沒有,我知道當時我們的確不是很開心的分開,但我還是把你當朋友的⋯即使我們不再靠近⋯我依然還是當你是朋友的⋯就像你說的⋯都已經認識那麼久了⋯


後來又經過一段時間我主動聯繫你,你依然在意這個問題一樣懷疑我,但當時我想告訴你事實上我也有收到騷擾⋯⋯不是只有你⋯只是我怕當時我說了你又覺得我在自導自演⋯⋯


那段期間我真的很努力的在告訴你事實上網路垃圾訊息本來就很多,真的不必要什麼都去相信不要活在別人的嘴巴裡,但即使是如此⋯⋯我們之間的差異還是越來越明顯⋯⋯因為你始終不相信我⋯⋯


最後的幾天我打給你跟你坦承事實上我依然有被騷擾,問你要不要一起處理,我有認識相關單位的警察朋友,但你態度也很無奈⋯⋯答應又反悔⋯⋯我真的很失望也很難過⋯⋯我真的想要解決這個你很在意的問題⋯⋯當時你也很直接的跟我說即使解決了找到了我們也不可能恢復以前的關係,我跟你說我知道不用明說,我只是想要解開誤會,你當時自己也說了可以繼續當朋友,但又懷疑我⋯⋯


後來我真的到了警察局附近逼你來

但我怎麼等⋯都等不到你來⋯

當時我連班都不上了,就想解決這個困擾你很久的問題⋯⋯


但等到後來就是你告我騷擾你了⋯⋯


即便你這樣對我了⋯⋯我還是有詢問我認識的警察關於網路上個人資料被公佈的事情⋯⋯

對方回覆要詢問網路警察查詢才可以⋯⋯但是我真的沒有害你的意圖,不然我幹嘛詢問我認識的友人幫忙⋯⋯


在回覆聯繫後我不是也有表明如果真的不想當朋友那就把我們唯一的聯繫方式封鎖刪除就好了⋯⋯

如果真的懷疑我那就去告我等,但你回覆我⋯⋯你不會刪除我,我們還是繼續當朋友⋯⋯


留言9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