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文

孔明燈

原來天燈祈願真的可以實現,當天燈隨風緩緩飄起,愿望也隨冉冉熱氣傳入眾神眼裡。


「我希望,澤倫、澤野、澤茜,還有我的孫兒都能回來!」


春節剛過不久,柳黛坐在餐桌前看著滿桌年夜佳餚,有村口肥美放山雞是澤倫最愛,澤野最好滷白菜光這道菜他都能扒下二碗白飯,小茜最愛炸年糕,總是一邊喊燙一口接一口,小孫女紅紅臉蛋金色捲毛讓人忍不住想往上咬一口。


坐在電視機前,新聞正報導十分車站放天燈活動,望著一盞盞天燈在空中閃爍,心裏有種踏實感覺,柳黛像是想起什麼爬起身子往門外奔去,穿過一排排商店街,來到專做死人生意的紮紙店。


一踏進店門,老闆就迎了過來,在這個老人社區裡誰家有人過往也不足為奇。


「妹子,要買什麼啊?」

「我不是來買東西的,我想請你教我做一樣東西!」

老闆瞪大眼望著她,紮紙店手藝妳學來幹什嘛?

「我可以教妳做什麼?」老闆一臉狐疑。

「教我做一盞天燈!」

「天燈?」

「就是祈福用的那種天燈又名孔明燈,你知道就是可以放到天上去的那種。」

「妳…要它來做什麼?」老闆真是讓她越說越糊塗。

「哎呀,你別管,教我就對了,要多少錢都沒問題!」柳黛拍胸脯表示錢不是問題。

「自己做什麼孔明燈,妳想要,我做一個給妳就是了。要做這可不簡單,要糊要紥,妳沒摸過,很難的!」老闆搖搖頭似乎不太願意。

「不可以,不自己做顯得不夠誠意,你就教我吧!」她再三哀求。

老闆看他認真模樣,終於點頭答應。


第二天柳黛一清早店門還沒開就在榕樹下等待


「妹子,妳來的可真早,妳看我這早餐都還沒吃,要不要來一條,街尾老王家油條可香著。」

「不了,我吃飽了,我們快開始吧!」


紮天燈首要步驟就是紮起框架,竹片又尖又利毛邊又多,札的柳黛十根手指傷痕纍纍,經過多日努力框架終於成型,只要在糊上燈紙就算大功告成,可糊紙沒想像中容易,一個不小心就會戳破必需重新來過,這樣來來回回竟花了二個多星期。


天燈完成時柳黛忍不住大聲歡呼

「老闆!快來看,我成功了!」

「還真紮的有模有樣的,厲害!」老闆對她豎起大拇指。


付了天燈錢後柳黛另外又塞了500給老闆,想請老闆再當回好人,開車幫她把天燈載到高爾夫球場附近,那裡離海不遠對岸的家人肯定能看見。


來到海邊還是下午,車越開越偏僻,路越走越不對勁,正當她們想要掉頭時,前方十字路口有座石頭砌成的小廟,雙手合十虔誠膜拜,說也奇怪眼前霧霾就此散開,前方剛好有一片空地適合放天燈。


小心翼翼放下天燈,一筆一畫寫下心愿,然後就開始等待,當遠方路燈逐一亮起,她們也把燈點燃,只是一絲風也不來,天燈能順利飛上天嗎?


老天好像聽懂了她的愁悵,燈一放,風就狠狠吹來,把天燈緩緩送上天上。


她坐下來,望著越飛越高的天燈,心裡有種踏實感動。突然一陣亂流吹亂了天燈軌道。


「啊!不行那邊是機場。」柳黛想起新聞報導,飛鳥、天燈誤入機場導致飛機墜毀。


「不要啊!不可以去那裡!」她追了起來,如果把機場燒了怎麼辦?她越想越害怕,腳下被樹根絆了一下,撲倒在地上,突然一陣急促心跳聲,眼前就在她還來不及感覺時全都暗了。


天燈飄啊飄,終於落在離機場很遠的一片草地上,燒了起來,火勢不大燈只燒了一面就滅了,留下她寫的愿望。


兩天後,她的兒子、兒媳還有孫子分別從不同國家回來了,他們回來奔喪,對於一個莫名其妙在海邊死去的母親並未多想。


那盞沒燒完的天燈說也奇怪,就在柳黛被送入焚化爐時突然燒了起來,和她的軀殼一同回到天上。


#混世魔王敬上

1669001357521_6c0679df-71f0-4e8c-b5ad-bb515ea6e12d.jpg

18 則留言



CopyRight © 2019-2022 爆料公社 All Rights Reserved.
{"env":"production","version":"4.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