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的哭聲

「哇~哇~哇~」

稚嫩卻慘烈的哭聲迴盪在某個巷弄裡。


「哪裡來的嬰兒哭聲?好悲淒的感覺。」

我帶著疑惑問道。


「快走!快走!」

小艾大驚失色,訝異的看了我一眼後拉著我就跑。


「不是啊!怎麼可以不管......」

我回頭看向漆黑的那端,嬰兒哭聲隨著我們的離去漸漸渺小。


「先走就對了!過了再告訴你!」

小艾牽著我的手奔出小巷,我倆跑得氣喘噓噓、上氣不接下氣。


兩分鐘後我們終於跑到了大馬路上。


「妳說妳剛剛聽見了嬰兒哭聲對吧?」

小艾表情嚴肅地看著我問道。


「是。」

我點了點頭,簡短回應。


「我跟妳說,我沒聽見。」

小艾吞了口口水,然後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後方。


我對她說出口的話感到震憾!雙眼瞪得大大的!

我敢發誓我這輩子眼睛從來沒有這麼大過!


她對於我的反應卻不意外,隨即繼續說:

「這是有故事的,傳言說......」


在那個巷弄裡,最裡面、最邊間、最角落的那間屋子,曾經獨居一名孕婦,據她自訴這是被輪姦而懷上的孩子,由於捨不得打掉,又因為家人不支持她的做法而將她轟出家門,故不得已才會選擇遠走他鄉,獨自一人來此生活。


「呸!要我說肯定是自己不檢點,不然家裡人怎會趕她出家門?」


「哎唷!或許是當人小三才會沒名沒分的懷了私生子⋯⋯」


不知為何就是沒有人願意相信她,三姑六婆們總是在她背後竊竊私語、指指點點,看見她不是一臉嫌棄就是視若無睹,日復一日。


由於獨居,也沒人知道她是獨自在屋內跌跤了還是什麼因素而引發早產,其實她已經兩天沒出門,但也沒有人上前關心,要不是房東正好要來收租根本就沒人發現已經發生悲劇,母子俱亡。


屋內的浴室,地面上滿是血水,嬰兒已經脫離母體,但還連著臍帶,看來產婦是自行生產後隨即血崩,但依然將孩子緊抱在懷裡,場面令人鼻酸......


往後的日子裡,只要經過此處,總有機率出現嬰兒的哭聲,可又不是每個人都能聽見,不知道為什麼,據說只要聽過他們聲音的人最後不是瘋了、聾了就是死了......


小艾邊圍繞著我邊說著故事,當講完「死了」這兩個字時正好停在我的身後,然後她在我耳畔輕聲地說:

「該妳說了。你,真的確定聽見嬰兒的哭聲了嗎?」


這時的我突然感到一陣毛骨悚然,冷汗直流!

當我緩緩地轉身,她的臉龐距離我只有一指的距離!


那臉一陣慘白毫無血色,這時滴滴答答的聲響引領我的目光往下移動,這才發現她的胯下都是鮮血,潺潺沿著腿流下的鮮血在地面形成一面血泊,而血泊中躺著一個巴掌大的死嬰,那雙眼睛看不見眼白,正大大的瞪著我!


接著我被小艾緊緊地掐住脖子,我意識到死去的產婦正附身在她身上,那血紅的雙眼是我眼裡最後的畫面,而嬰兒哭聲還在我耳裡迴盪。


你,真的確定聽見嬰兒的哭聲了嗎?

Rwb762Z48sMkLragHjk5jjqAMea2_1623930284355_b5c693d8-e586-42e8-bab5-738fefcc74c7.jpg

留言9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