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寧願被騙?

在新聞報導裏我們不時看見寂寞的長輩,為了替遠在國外也從未謀面的網上情人救急,慌慌張張地衝進銀行,準備要把畢生的積蓄匯給對方。這些沈醉在虛擬愛情中的長者都深信對方的山盟海誓,完全無法接受夢中情人是詐騙者的事實。多虧有機警的辦事員即時通知警方,雙方一同協力,苦口婆心地勸阻,才終於讓焦急的長輩從春夢中驚醒。而我們的周遭也上演類似的情節:老夫老妻拒絕接受自己另一半有了外遇;生意夥伴不願相信老友在公司財務作了手腳。


為什麼受欺者常無法接受事實而繼續自欺又欺人?當我們發現並承認有心人利用了我們理智上的信賴以及情感上的依賴,我們必須花心思整理釐清瞬間陷入混亂的世界,也要消毒安撫心靈的創傷。如果我們選擇繼續接受謊言,生活不需改變,世界照常運轉,我們就可以安逸地繼續活在謊言中。


愛情騙子偷偷摸摸地躲在手機後進行詐騙,政治騙子則大大方方站在電視機前公然說謊。華盛頓郵報去年統計,川普在 4 年任期內就發表了 30,573 個錯誤或誤導人的言論,但支持者卻對他的每句話深信不疑。社會心理學家對此觀察解釋:意識形態的根深蒂固 – 像是宗教信仰或政治觀 – 本來就不容易受影響而改變;而當民眾有明確政治立場,並對政黨有高度認同,政客個人意見與事實真相更不容易被區別,民眾甚至會故意忽視或選擇相信政黨的謊言。


大家常說,真理愈辯愈明。但大前提是,辯論雙方必須有一致的客觀事實依據。如果同一件洋裝,有人看到的是金色,有人看到的是藍色,這樣子的舌戰或許在閒暇娛樂是個有趣的小插曲,但在政治世界裏,不但讓事實真相明正言順的一分為二(誰能忘記川普顧問 Kellyanne Conway 的「另類事實」),也促成社會的更加分裂。


這是為什麼政黨除了喜歡收買壟斷新聞媒體來掌控新聞及資訊的流通,私底下更樂於見到選民之間的分歧與敵對。政客說謊可以毫無忌憚,因為就算無法讓每一個全國人民都相信自己的鬼話,但只要黨內的民眾相信「黨外者 = 敵方」,自然而然就會對自黨政客的鬼扯深信不疑或不作質疑,如此政客就成功製造了另類事實;若再加上媒體以及網紅名嘴等愛黨人士組成之黨內宣及黨公關的配合洗腦,另類事實甚至會變成成為「主流事實」。


要有效分化社會,萊豬黨仗著台灣仍飽受中國侵略威脅的事實,來加強灌輸敵我危機意識,再利用從前萊牛黨遺留下的黨國主義餘毒,來誘導建立鄉民對黨二話不說的忠誠,同時藉著台灣填鴨教育養成的二元思維傾向,來劃清強調你我的對立。高端萊豬政府已在人民的腦中不知不覺植入「萊豬黨 = 台灣唯一正統愛台派」的荒謬錯覺,以及「不支持萊豬黨 = 挺萊牛黨 = 統派 = 愛中不愛台 = 敵人」的變態邏輯。


就這樣,黨國把「順我為友,逆我皆敵」的扭曲觀念偷渡到整個社會的潛意識裏。當萊豬黨團的謊言被媒體揭露時,政客第一步會先義憤填膺地指出吹哨者是萊牛黨團,並隻字不提其它在野黨或黨內的抨擊,因為忠黨者只要看到萊牛黨三個字,就會自動自然對報導嗤之以鼻,並完全接受黨的辯解。政客下一步就會正義凜然地攜手網紅名嘴把吹哨者及所有附和批評者指為「中共同路人」,啟動人民的敵我意識來自發攻擊斷絕不利於黨的輿論。


如此一來,黨外有黨外的「事實」,黨內有黨內的「另類事實」;但只要多數選擇相信黨,再加上有媒體的配合洗白,政客根本就不怕鬼扯,也不在乎黨外的真相。社會越分裂,政客越敢公然對著鏡頭說謊。「分而治之」,「各個擊破」。


當所有鄉民了解愛國就不能崇拜政黨,當每個鄉民都開始關注黨外的報導,當所有鄉民看穿了黨國的把戲而不受政客,網紅,名嘴,媒體的挑撥離間,當所有鄉民抱著「大家都愛台灣」的共識而理性冷靜的互相對話,讓政客的謊言無處可藏,這才是黨國最大的恐懼。


只有在政客對人民的態度是誠惶誠恐而不是趾高氣揚的時候,台灣才可能繼續發展我們好不容易得到的民主自由,我們也才真正愛台灣,而不是只瘋狂愛著一個腐敗的政黨。


節錄【騙子】

23個爆

共 0 則留言



CopyRight © 2019-2024 爆料公社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