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的民進黨如何看待2024年的萊豬黨?

到底今天誰才是「偽君子」、「真小人」?台客懶得與最近從鄉民荷包透過政府國庫入手600多萬的呱吉爭辯;讓我們直接下載、閱讀 2012 年 12 月 13 日(當時清純的民進黨是監督腐敗國民黨政府的在野黨)立法院第8屆第2會期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所舉行《如何落實憲法第 67 條『立法院各種委員會得邀請政府人員及社會上有關係人員到會備詢』,以健全國會職權及深化民主發展》的公聽會會議紀錄。如果你自認自己愛台灣,你不能不閱讀、下載、備份、分享這份公聽會的逐字稿。


以下是昔日民進黨打擊今日萊豬黨最無情也最暴力的幾個精彩段落,台客整理出來和各位愛黨覺青分享。


2012年的民進黨立委林佳龍:

『可是事實上民主不是這樣而已,不是只有選舉,還可以罷免和公投、也可以透過立法院進行國會的監督,包括可以透過法案、透過預算、透過調查權來完善我們每天的民主,而不是每四年一天的民主,這就是我們現在的處境。』

『在國民主權裡,相信大家都知道真正反映民意的絕對不是總統那一個行政首長,而是各地選出來的民意代表所形成的國會,那才真正是國民主權的體現。』

『資訊的不對稱就不可能有正常的民主,就是因為我們政府官員壟斷了資訊,甚至給予假資訊,而造成我們資訊取得困難。因此雖然我們千辛萬苦要去挖資訊,但制度上如果不能保障我們人民有資訊,甚至連立法委員也沒有資訊,那麼台灣的民主是殘缺的、是不成熟的。』

『本席也在台灣智庫及多位學者專家的支持下,提出立法院職權行使法修正案,就是「請對國會說實話、立法院國會調查權法制改革法案」(台客插個嘴:此修正案就是黃國昌寫的)的說帖。』

『立委對政府官員的質詢;官員在那 10 分鐘裡,只要當個木頭人被罵幾句,事後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這個質詢並沒有辦法產生法律上的約束力。但其實我們對於他的隱匿,是可以要求他對其失職負起責任;他如果說謊,更是要對其在國會殿堂所做的不實證詞或虛偽證據負起刑法上、政治上的責任。所以,這個質詢權是很重要的。』

『他們要反對調閱是很簡單的,一開始就是用多數暴力;後來我們好不容易有正式的正當性,例如禽流感、油電雙漲而要去調閱,結果他們定的調閱辦法要點就設得非常困難。』

『例如本席一直在推油電雙漲的監督而跟他們要資料,結果他們給我一堆在 google 上面就可以要到的資料,而且我們還不能派代表去幫我們閱卷,這根本就是刻意隱匿。』

『我想在民主國家裡,那是多麼神聖,只要在裡面說謊,政府官員是要下台的;而人民對此也有參與的義務。本席提出的修正案也有提到,不只是對政府官員,對於人民、社團、法人也都有善盡公民義務的責任。』

『如果他為不實的證詞或拒絕來,就應該要科以罰則,例如至少要科 10 萬元以下的罰鍰;如果他做隱匿或虛偽的證詞,就必須要負刑法上的責任,就是一年以下或易科 100 萬元以下。』

『我們立法院若不做這些事情,就是立法怠惰,因為大法官也有做出解釋,所以法源都有了;而對於反對強化立法院調查權的立委都應該要公布讓社會知道,問問他們為什麼要自我閹割?』

2012年的民進黨顧問林濁水:

『國會沒有調查權,過去只有中華民國敢這樣講,任何民主國家都不敢這樣說,至於專制國家當然不用說了,民主國家唯一的例外 - 中華民國敢說:國會沒有調查權。』

『只要是國會而且要行使職權,不可能不行使調查權,像美國國會調查權之強大實讓我們難以置信,不僅經常辦公聽會,而且權力大到一如張教授所言可以科刑責,如果聽證會中有遇到偽證或不接受國會要求作證者,甚至可以科一年以下有期徒刑。』

『有人認為立法院的調查權與監察院行使的調查權有爭議,我認為這完全是威權體制下專制政黨誤導社會的一個論點,何以謂此?即使在過去威權體制下也不敢完全否認國會的調查權,所以,他們只好把調查權放在監察院裡面,也就是我們看到立法院的國會沒有調查權,監察院的國會才有調查權,而把調查權搬到監察院的效果如何,當然是國會的調查權就空掉了。』

『我們都知道,所謂監察院提出糾正,就是根本沒有人會聽他們在講什麼,如果把調查權放在立法院,當立法院調查行政部門的作為必須改正時,就可以運用預算審查權進行控制,或修訂法律強制行政部門接受,所以,把調查權放在立法院是真正讓其發揮實質效果,放在監察院則是完全沒有用。』

『監察院行使彈劾權是連起訴權都算不上,充其量只能算是到行政法院的按鈴申告權,當初就是要讓監察院有彈劾、糾舉與糾正權,才把調查權放在監察院,結果就讓監察院給用到沒用,這就是過去威權體制下讓國會調查權空洞化的策略。』

『現在不是正當性的問題,也不是立法技術的問題,就像剛才羅主任說的,立法技術已經研究得相當精密了,現在是要不要的問題。如果這關踏過去,我們的國會就是民主國家的國會。』

2012年的民進黨立委吳宜臻:

『立法委員的武器及工具,就是必須要有一定強度的調查權,有可能是資料的調閱權;有可能是人員相關的聽證,而且必須要有一定的拘束力,或一定高度的聽證權,否則像今天的公聽會形式,沒有一定的強制力、約束及規範。』

『例如第1會期,面對禽流感事件,農委會隱匿疫情的爭議,立法院卻無法要求農委會對隱匿疫情提出相關資料,或委員會無法做出積極有效的強制約束,要求他們提出具體明確的文件,甚至委員會無法主動去調查,到底民間拍攝的紀錄片內容是如何,其所傳遞的訊息,是不是有相關的政府官員有違法失職之處,所以,在資料調閱權的部分,我們看到立法委員的無力,根本無法依憲法的規定行使職權,因此,立法委員無法有效監督行政。』

『我們在交通委員會進行 NCC 委員的審查,我們看到有部分被提名人,在其所提供的資料中有虛偽不實的陳述,經委員會要求其補正,甚至必須積極地說明,我們看到委員會無法做積極地調查,將人事資料中有疑慮的,甚至有不實資料說明的部分,要求被提名人做積極更進一步的說明,不但被提名人拒絕,而且整個委員會也無法做積極的行政調查,在此一部分,我們只看到立法委員憑一己之力,在民間搜集資料,但卻無法真正清查,因此,在人事審查方面,我們肩負人民的付託,但無法真正盡到監督把關的責任,我們看到在人事審查上,調閱權也一再被架空。』

2012年的民進黨立委李俊俋:

『立法院現在是沒了牙的老虎,我們不希望立法院變成沒有牙齒的老鼠,所以,我們認為應給予立法院完整的權力,讓立法委員可以行使職權,達到監督政府的目的,這才是真正要走的路。』

『在民主國家中,其實最常見的國會權力,包括立法權、預算權及調查權,但有關調查權的部分,在我國的體制上就非常有問題,我們將很大的調查權轉到監察院,但是三權分立與五權分立,大家討論了很久,我們也未看到世界上有任何這樣的體例,換言之,其實該屬於在立法過程中,在了解事情的真相中,我們必須要有的調查權,在台灣是付之闕如。』

『立法院為有效行使憲法所賦予之立法職權,本其固有之權能,自得享有一定之調查權。在行使調查權時,必須有些配備的武器,必須透過更完整的聽證制度,但聽證制度在立法院職權行使法中也付之闕如。』

2012年的民進黨立委尤美女:

『我們發現,當某個政黨執政後,他就不願意充實立法。』

『目前立法院職權行使法中有關國會調查權相關制度的缺漏,包括雖然規定有文件調閱權,但是在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八章第四十五條,又限制只限於政府機關的公文檔案,而不包括官員的文件和社會團體或利益團體的資料。』

『我們也欠缺適當的強制和處罰機制,我們知道立法委員最重要的就是所謂的質詢權,可是在質詢時,很多政府官員都是實問虛答,或是做虛偽的陳述,但是我們對這樣的作法,卻完全沒有任何的罰責或處罰機制。』

『最近爆發出來的國營事業以借支方式照發年終獎金,就是因為我們沒有調查權、聽證權,甚至對於作證不實者沒有處罰權,以致我們的質詢及預算審查權顯得非常空洞,無法真正發揮監督行政部門的功能。』

2012年的民進黨立委鄭麗君:

『我希望今天的公聽會不是為了黨派之私而在這裡錯誤的解釋法律或既有規範,而應該以國會如何提升品質、國會如何更進一步擴大人民參與,進而讓人民更信任國會,讓人民覺得國會是有效能的國會,是可以有監督制衡能力的國會。』

『這不是「藍與綠」的對抗,而是「是與非」的對抗,什麼是對的?學生反媒體壟斷是對的,政府放任媒體被壟斷是錯的;人民更參與國會、公民更參與國會是對的,國會進一步限縮自己的職權,害怕人民排斥人民的參與是錯的,我們希望這個事件讓我們導回「是與非」的對抗,不要再沈溺於政黨黨派的一己之私來傷害國會的制度,也傷害國會的尊嚴。』

『學生提出反媒體壟斷訴求,社會應當給與高度的尊重與支持,政府應該自我檢討,既有法律規範為什麼會讓媒體被壟斷、言論自由被限縮?』

2012年的賴中強律師:

『請正視現在年輕人面臨的低薪、背負未來的國債以及將來可能領不到退休金的窘境。這種不同世代的權利扭曲,我們更應該讓年輕人在有機會時,可以透過各種程序到國會表示他的意見。』

『在國會目前殘缺的調查權裡,少數有在運作的可能就是文件調閱權。但是,以我們過去所看到的經驗,這些文件調閱的決議最後都不了了之。』

『或許立法院該做一個統計追蹤,例如第7屆到第8屆之間,通過多少次調閱小組的決議以及目前的進度如何,讓社會大眾了解這些情況;就我所知,絕大部分是沒有任何結果,為什麼沒有任何結果,也有必要讓社會大眾了解。』

想當年萊牛政府如何想盡辦法阻撓國會與司法改革,想不到今天萊豬政府竟然綠出於藍,更勝於藍。台灣的國會改革、司法改革是中國的習近平在幕後企劃主使的?2012年的林佳龍、林濁水、吳宜臻、李俊俋、尤美女、鄭麗君、賴中強都是2024年萊豬政府眼中的「中共同路人」吧。


我們早已習慣黨國真相部《新三民自》製造真相、發明事實的無恥伎倆,但職責應該是要替人民監察督責政府的柯建銘、吳思瑤、沈伯洋、王定宇、邱議瑩、吳秉叡、蘇巧慧、黃捷、蔡其昌、鍾嘉濱、郭國文、林俊憲、賴瑞隆等蟑螂立委反而把人民當成藉口,操作鄉民的無知與恐懼,散佈錯誤資訊來捍衛政府官員在國會鬼扯、唬爛、瞎掰、裝死、裝傻、說謊的「權利」。


而加入抹黑黃國昌陣容的,除了台客十分敬佩的前立委陳椒華曾公開不認同她論調的前立委王婉諭、台客一直以為是民進黨良心的新台北市立委王世堅,以及等著黨國徵召當第二范雲的台北市議員苗博雅之外,我們也該關注先前就已經錄製影片替黨國選務「瑕疵」洗白的600萬呱吉。台客第一次注意到呱吉這個人,是2022年的他指出「陳時中背後有民進黨最邪惡派系」的時候。那時的台客很高興台灣還有不怕《蔡英文集團》、敢站出來說實話的人。沒想到2024年的呱吉已成了不折不扣的黨馬屁精。周玉蔻《放言》公司的政府標案被黃國昌質疑後,現在源源不斷的政府媒體標案是否將改由呱吉的什麼愛國公司接手?我們全民拭目以待。


蔡政府執政8年來成功的阻擋了《吹哨者保護法》以及國會與司法的改革,使得里長被殺、放縱官員在立法院說謊、讓蔡英文可以操縱司法,把她繳交給政大的實體英國政經學院博士論文以國家機密保護法封存到2049年。還是在野黨時提倡要廢除監察院,掌權後為了包養蟑螂酬庸,就開始死命的高唱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的芭樂歌。今天究竟是誰在欺騙台灣、呼攏台灣、洗腦台灣、玩弄台灣?是因為吃了愛國豬肉,還是打了愛國疫苗,才讓民進黨變形到今天萊豬黨這樣的德行?蔡英文集團最喜歡把質疑、批評、爆料、吹哨政府弊案的民眾稱為「中共同路人」。在去年還「民主接近完美」、今年就「民主已死」的台灣,能被自己國家的詐騙集團指控抹紅成「中共同路人」,應該是每一位作為台灣人的我們無比的榮耀吧。

43個爆

共 2 則留言



匿名
你知道的太多了 綠能你不能 抗中保台 抗中保台 喊完口號繼續當選繼續騙 繼續貪污繼續收割韭菜

匿名
跟著黨走 鈔票我有
CopyRight © 2019-2024 爆料公社 All Rights Reserved.